地理新闻

    研究称:气候变化“临界点”或将比预期更早出现
  • 2019年123日,《自然》(Nature)发表题为《土壤水分对陆地碳长期吸收的巨大影响》(Large Influence of Soil Moisture on Long-term Terrestrial Carbon Uptake)的文章指出,随着气候变暖,植物吸收的二氧化碳会减少,气候变化“临界点”可能会比预想的提前到来。

    虽然陆地生物圈吸收了大约25%的人为二氧化碳排放,但土地的碳吸收率仍然高度不确定,导致气候预测充满不确定性。因此,了解限制或加强土地碳储存的因素对于改善气候预测非常重要。土地碳吸收的潜在限制因素之一是土壤水分,土壤水分会通过生态系统水压降低初级生产总量,导致植被死亡,并进一步加剧由于土地-大气反馈造成的极端气候。然而,土壤水分变化及其趋势对长期碳汇的影响及其相关碳损失的机制仍然不确定。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科研人员领导的国际研究小组,利用4种地球系统模型,分析了地球净生物群落生产力对土壤水分变化的响应,探究水文循环与地球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之间的关系。

    研究结果表明,整个21世纪,土壤水分变化和趋势引起大量的二氧化碳通量。土壤水分的变化减少了目前的陆地碳汇,并随着气候变化引发更多极端天气事件,包括干旱和热浪,这一问题可能很快会变得更糟。

    研究结果强调,未来陆地作为碳汇的能力关键取决于碳通量对土壤湿度和陆地-大气相互作用的非线性响应。这表明,到21世纪中叶陆地碳吸收率将不会继续增加,由此导致大气二氧化碳增长加速,全球变暖和气候变化的影响也将越来越严重。(全球变化研究信息中心)

    另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2018108日报道,在一份由全球科学权威组织最新发布的气候变化报告中,科学家们指出为了避免气候变化给地球带来毁灭性的影响,各国政府必须“动员全社会,采取迅速并可持续发展的行动”。

    临界点危机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8日发布了这份报告。报告称,在2030年,地球就会达到升温1.5摄氏度(2.7华氏度)的临界点,超过工业化前的升温水平。

    什么是临界点?

    临界点是气候中一个假定的临界阈值,表征全球或区域气候变化从一个稳定状态跨越到另一个稳定状态。临界点事件或许是不可逆转的。

    气温的急剧变化将会引发极端干旱、森林火灾、洪水,以及给数百万人带来食物短缺危机。

    按照目前的温室气体排放水平推测,我们许多人有生之年就能遇到临界点到来的那一天。

    报道称,目前,全球气温已经升高1摄氏度,这就意味着离到达临界点我们已经走了三分之二的路了。为了防止气温变得更高,接下来的几年我们

    墨尔本大学的气候科学讲师安德鲁·金在一份声明中说:“之所以担心这一点,是因为我们知道如果气温升高超过1.5摄氏度,那将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问题,包括酷暑期更长的夏天、海平面上涨更多、还有许多地方会出现更加严重的干旱以及极端降雨。“

    经济影响

    按照2010年的全球二氧化碳净排放量计算,如果我们要让温度上升维持在1.5摄氏度左右,需要在2030年以前,将净排放量水平下降45%,在2050年左右需要达到“零排放”。

    这份报告表示,尽管从技术上来说这个目标是可行的。但这需要在能源、工业、建筑、交通以及城市方方面面的改变。

    金补充道:“目前签署的《巴黎协定》中规定的排放承诺并不能帮我们达成目标。让我们阻止气温上升幅度超过1.5摄氏度的时间已经越来越少了。”

    图为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冰桥行动”研究组在格陵兰岛西海岸航拍的海冰画面。专家称,北极地区是受气候变化影响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自然灾害

    这份报告明确指出,气候变化已经发生——如果不采取全球性的政治行动,情况会变得越来越糟糕。

    IPCC第一工作组的联合主席翟盘茂(音)说:“这份报告释放了一个强烈信息:更多的极端天气、海平面上升、北极海冰减少以及其他变化,已经让我们目睹了全球升温1摄氏度的后果。”

    就算是气温上升保持或者低于1.5摄氏度,变化带来的影响都是巨大和广泛的。报告称,在夏天酷暑期的温度甚至会升高3摄氏度,今夏的欧洲就是个例子。更加频繁或者严重的干旱,例如南非开普敦就经历了断水危机。

    此外,带来极端降雨的天气事件会更加频繁地出现,比如这次的美国飓风“哈维”和“佛罗伦萨”。

    这一系列的极端天气都预示着我们已经快到升温的临界点了。

    珊瑚礁也将遭到灾难性的毁坏,70%90%的珊瑚礁都将死亡,澳大利亚的大堡礁也不能幸免。

    这份报告表示南半球国家的情况也同样会恶化,“预计全球变暖将是气候变化给经济增长带来的最大影响。”

    这份报告强调,就算是目标值里最小幅度的气温增长也能让自然灾害变得更严重。

    IPCC第二工作组的联合主席波特纳说:“就算是额外升温一丁点儿,特别是气温上升达到1.5摄氏度或者更高时,就会增加许多长期或者无法逆转变化的风险。例如,某些生态系统上的损失。”

    这份报告还特定引用具体例子来告诉人们,相比于气温上升2摄氏度,如果我们能控制在1.5摄氏度,是可以避免一些气候变化的影响的。到2100年,全球海平面的上升将会减少10厘米。夏季北冰洋没有海冰的可能性将是每个世纪一次,而不是至少每十年一次。珊瑚礁的减少将在70%90%左右,而不是几乎灭绝。

    IPCC第二工作组的联合主席吉姆·斯基表示,要将全球气候变暖限制在1.5摄氏度,“在化学和物理定律下是可行的”,但这意味着要实行前所未有的行动。报道表示,显然,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协定》,宣称该协议对美国不利,给国际合作增加了难度。

  • 发布日期: 2019-03-12  浏览: 603